5725 正文 4.分道走【已修】

林慕修的想法是很好,但他小看了這倆侍衛的奶媽程度。

“明日我與你們分道走。”林慕修對著馬車外的兩個侍衛丟擲了這個訊息,語氣冷漠。

“……”什麼?我剛纔是不是幻聽了?侍衛甲和乙對視了一眼,同時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悚的情緒。

少主!求不開玩笑!

林慕修一臉“我很認真很嚴肅很確定,誰都不許勸”的固執少爺相。

侍衛甲苦口婆心地道:“您的天賦是高,可您的實力現在還隻有築基,根本應付不了蒼熄森林裡的大部分魔獸啊!”

“是啊!”侍衛乙一臉痛心疾首。

“而且您知道外麵世界最險惡的是什麼嗎?”

“是什麼呀?”侍衛乙配合地詢問。

“是人心啊!您第一次出遠門,根本不知道這外麪人心有多麼險惡。各種陰謀詭計,明槍暗箭。人人都是自私自利的陰謀家,利益為上。”

“冇錯兒。”

“比如有用假仙丹拐騙天才的三流宗門長老……”

等等,為什麼這句話這麼熟悉?用棒棒糖騙小孩的怪蜀黍嗎!你們少主我已經二十(十六)了好嗎?你們隻是連名字都冇有的龍套,要不要管這麼多?還有你們這是說相聲嗎?還分捧哏逗哏的。林慕修內心瘋狂吐槽。

“你們在,不是歷練。”林慕修無論內心有多少吐槽,表麵上依舊是那麼高貴冷豔。

侍衛甲和乙頓時噎住,卻依然不死心地一齊勸道:“我們在也可以歷練啊!您戰鬥的時候我們絕不插手。”

“嗬嗬。”林慕修乾巴巴地吐出兩個字。

侍衛甲,乙:媽蛋為什麼有種智商受到藐視的感覺!

“受傷都不可能。”林慕修依然是一張麵癱臉,聲音卻無端得有些不滿。

“……”為什麼聽起來好像少主很想受傷的樣子?

“不受傷,不出生入死的歷練,不過做戲遊玩。”

侍衛甲乙渾身一震,頓時肅然起敬。冇想到少家主竟有這等覺悟!不過……那是草根的覺悟啊少家主!您酷愛醒醒啊喂!現成的資源不用抽風跑出來歷練,就算真的有情況您也還有家族老祖的最後一層保護,哪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啊!出生入死不存在的!

林慕修見這二人的目光有些詭異,不像是要放棄勸說的樣子,便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頭。看來隻能用那個方法了……

輕歎一聲,林慕修轉過身。

侍衛甲乙鬆了一口氣:這是放棄了?

然而,這一口氣隻鬆了半口,又被生生地吊了起來,兩人的氣息徒然紊亂,竟是噴出一口血,無力地滑倒在地。

“別忘了,你們體內還有血蠱。”

聲音極為冷然。兩人隻能眼睜睜看著少年的背影融入夜色,消失在遠處。

而另一邊,林慕修已然進入了蒼熄森林。

最後還是用了這個方法啊……大家族都有控製下人的方法,而林家用的便是蠱,血蠱。以血為引,蠱帶著供血者的血液融入被下蠱之人的體內,供血者心念一動便可使之受到不同損傷,甚至殞命,是控製一個人的絕佳手段。而想要擺脫此蠱,除非將全身血液儘數換去。

其實呢,能和平解決他也想和平解決的啊。身為一個現代好青年,雖然三觀在童年遭遇受到一眾中二暗黑係小說的影響有些不正常……那也不代表他想隨隨便便就見血的嘛。

看看,用暴力手段解決事情的後果就是他現在倉促間在夜晚進入了蒼熄森林,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呢……

這樣想著,“可怕的事情”自然儘職地出現了。

對於修真之人來說,夜視是必須的。隻是根據修為的不同,夜視能力又分高低。暫時還隻是一隻菜鳥的林少爺隻能勉強看清周圍幾尺的地方。

於是當一個黑影閃過,林慕修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壓倒在地。

頸間冰涼的觸感和閃亮的寒光告訴他這是一把匕首……

“說,是誰派你來的?”明顯壓低的聲音帶著幾分沙啞,卻依然能聽出帶了幾分稚嫩。

林慕修隻能捕捉到壓著他的人泛著冷氣的如墨瞳孔,不明所以便選擇沉默。

見他不答話,那人將匕首向前推進了幾分。林慕修隻感到自己的脖頸處冒出一串細小的雞皮疙瘩。

林慕修疑惑地眨了眨眼,不管是臉上還是內心都是相當的茫然。

那人好像愣了愣。這樣表麵冷漠實則純真而不含任何雜質的眸子……那些人……不會派這樣的人來追殺我的吧?怪不得這麼容易就被我抓住了……

細想了一下,似乎這個人確實隻是路過,便放鬆了手下的桎梏,緩緩站起身來。

林慕修麻利地站起,撣了撣衣服,就連這個動作也顯出幾分渾然天成的貴氣。然後抬頭看向對麵依然將匕首豎在胸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