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背叛我

係統嗬了一聲:“宿主是在說自己嗎?”

沈聽白:“。。。。。。”

頓時無語凝噎,無話可說。低頭,去看顏夕瑤的傷口,傷口不深,但是極難治癒,顏夕瑤手中攥起靈力,往傷口處送,卻絲毫冇有癒合的征兆。顏夕瑤一愣,加大了輸送的靈力。鳳凰靈息很快讓四周多了幾分極難察覺的氣息。沈聽白看著,忍不住朝著係統豎了一個大拇指:“你牛。”

不過多時,那氣息就越發濃鬱起來,就連趙昀決也覺察到了,快速往兩人這邊趕來。於是,顏夕瑤一抬起頭,看到的就是自家師姐師兄齊刷刷盯著她的一幕。頓時心臟一個咯噔,下意識往後退去。不可置信地看著沈聽白:“師姐,你要背。。。。。。”

背叛的叛字還冇說出來,就被沈聽白捂住了嘴,沈聽白有些尷尬,快速地道:“師妹,你真厲害,這就找到出口了。”

顏夕瑤懵了,眨了眨巴眼睛,這才發現四周全是陌生的靈息,正往同一處彙聚。她有些意外:“我找到的?”

這句話明知故問,這道靈息一直圍繞在她的傷口處,很明顯就是奔著她的鳳凰靈息去的。沈聽白嘴角一抽,但是很捧場地點了點頭:“是的。”

畢竟,她這個炮灰存在的意義還有一個,就是襯托出男女主角的牛逼。顏夕瑤頓時笑了起來,眸子裡麵是掩飾不住的光亮和得意,她笑吟吟地看著趙昀決:“夕瑤還以為是師兄先找到呢。”

趙昀決看都冇看她一眼,隻是淡淡道:“挺厲害的。”

顏夕瑤抬起小下巴,加大了鳳凰靈息的運轉,頓時,那道靈息就像是瘋了似的,開始彙聚。半空中出現了一團極大的白色光球。沈聽白緊緊地盯著那處看,不出意外,又是一道門?然而,手腕卻被一隻手給攥住,她愣愣地抬起頭,趙昀決已經帶著她足尖輕點,飛到了深淵邊上,和顏夕瑤距離很遠。她正有些疑惑,想要開口,一聲極為尖銳的鳥鳴聲打斷了她,那叫聲響徹雲霄,極大的威壓讓她頓時有些發軟。不可置信地抬起頭看天,那是一隻巨大的鸞鳥,黑色的翎羽,血紅的眼。直勾勾地盯著顏夕瑤,很是興奮。顏夕瑤頓時驚叫。慌忙祭出劍,這確實是被她吸引過來的,但是卻不是善意,而是想要吞掉她。羽族鳳凰為尊,鸞鳥次之,這鳥是鸞鳥中的強者,若是吸收了她的鳳凰靈息,或許可以涅槃成凰。難怪。。。。。。她忙看向沈聽白:“師姐,救我。”

沈聽白這才明白過來,抬頭,無奈地看了一眼趙昀決:“師弟,你早就知道了?”

趙昀決緩緩勾了勾唇:“不知。”

信他個大鬼頭,這樣子像是不知道?那鸞鳥周身儘是黑色的火焰,就像是一個黑色的小太陽,不愧是深淵的生物,它的修為竟然到了大乘境界。此時高聲鳴叫,一個俯衝,直接往顏夕瑤衝去。“師姐!”

顏夕瑤又喚了一聲。她雖然是天才,雖然有鳳凰的傳承,但也不過是元嬰,斷然不能抵抗大乘期的修士。沈聽白當即咬了咬牙,祭出霜暇劍,隻能儘力抵擋了。然而,剛一湊近,就聽到顏夕瑤怨毒的聲音。“師姐,現在正是好時候,到時候我們佯裝受傷,讓師兄來救我們,我們再順勢將他推下去。”

沈聽白一驚,這才發現那人雖然驚恐,但卻一個閃身,巧妙地避開了鸞鳥的攻擊,並非冇有還手之力。還有心思暗算趙昀決,還真是。。。。。。她無奈了,不過,這確實是個好主意。當即點了點頭:“好。”

係統:“宿主,你一定要比顏夕瑤更快啊。”

沈聽白再度咬牙,知道係統說的是推趙昀決一事,不由得心尖有些發顫。她一個三好公民,還冇做過這樣的事情呢。係統翻了個白眼,厲聲道:“宿主,你現在可不能打退堂鼓,趙昀決必須進入深淵,這不是害他,這是幫他。”

聞言,沈聽白的心頭好過了一些。是啊,這不是害他,這是幫他,進入深淵,獲得傳承,趙昀決才能一騎絕塵,登上那讓人望而生畏的神之巔峰。但是。。。。。。她歎了一口氣,掩飾住了眸中的忐忑:“我知道了。”

抬起頭,對上那黑色的鸞鳥,它一擊不成,更加憤怒了,巨大的翅膀撲騰了兩下。瞬間,帶著恐怖氣息的黑色火焰迅速朝著她和顏夕瑤壓過來。她吞嚥了一口唾沫。我的個媽媽咪耶。。。。。。。這大乘期的氣息,可不是她扛得住的,她可不是帶著主角光環的男女主。當即跟緊了顏夕瑤,顏夕瑤往哪兒躲,她就往哪兒躲。那鸞鳥許是冇想到顏夕瑤還能堅持這麼久,血紅色的眸子都快噴出火來,翅膀的每一次起落,都能讓周圍出現縈亂的氣流。躲過了幾擊,顏夕瑤的臉色已然有些蒼白,她咬了咬牙小聲道:“師姐,快叫師兄過來。”

她是真的堅持不住了,她本來以為趙昀決會立刻上來救她們,卻不想那人一直站在原地,就像是在審視她。反而激起了她的好戰因子,像是要證明給趙昀決看似的,甚至還淺淺的傷到了鸞鳥。但是,現在已經到了極限了,雖然不甘心,但是還是小命重要。。。。。。沈聽白一直跟著顏夕瑤,自然知道她現在的情況,怕是再來一擊都不行了。回頭,看了一眼趙昀決,短促地喚了一聲:“師弟。”

同時,那鸞鳥已經再度撲棱翅膀,這一次,是比前幾次更大的火焰風暴。沈聽白隻看了一眼便覺得頭皮發麻。正準備全力一擊,一道黑色的影子快速閃過,直接擋在了她和顏夕瑤的麵前。沈聽白愣愣地看著宛如神地般出現的趙昀決。手握玄殺劍,竟是硬生生逼退了黑鸞。顏夕瑤也有一瞬間的怔愣。